爱与毒(9)

纳兰妙殊:

1 2 3 4 5 6 7 8

他们并未立即热烈搂抱,而是保持那个姿势坐了好一会儿,都感到心力交瘁;又觉得对世界和对方再无所求,只要能这么依靠偎贴,就心满意足了。

流在柯蒂斯手背上的眼泪干了,惟余一些微痒。

杰克隔一会儿轻轻吸一下鼻子。柯蒂斯把手从他脸颊底下缓缓抽出来。他有点惊,警惕地抬起头看,像是怕对方反悔毁约,又像恐惧刚才的好事只是做梦。

柯蒂斯笑了,那只手从胸前袋里抽出折成三角的丝绸口袋巾,抖了抖,给他捂在鼻子上,轻声说,鼻涕都糊了半张脸了,王子殿下。


杰克一时怔住,小时他...

雪地的三个昼夜(19)

纳兰妙殊:

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

天快亮的时候,我被惊醒了,但是没坐起来。半米之外,他背对着我穿衣服,簌簌有声。

他的穿衣习惯跟从前并无两样,先伸进两条胳膊,再架起那个窟窿往头顶一套。紧身衣后襟从颈部落下来,遮盖了脊背上长长的伤疤。

拽紧皮衣上的皮带扣,系起登山靴的鞋绳,机械臂的钢铁页片时而发出轻微摩擦声响。动作虽然细小,他的手指都能灵活完...